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每天回家都会看见我爱人在装死

※总体上应该算是一颗糖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关爱勇利小天使(雾)

※快开学了就是要搞事情别问我事情是谁系列

※标题党慎入,开学和ooc都是真的

※不专心写作业的脑洞产物XD小学生文笔,安装好避雷针后走正文,以上。

笔芯❤

————————————————————————————

勇利发现自己的教练兼爱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最近多了个爱好。

虽然已经退役的维克托近年培养出不少爱好,但是目前的这个怎么看都奇怪了点。

每天勇利一旦晚上回家稍晚,打开门绝对会看见维克托以各种姿势躺尸在各种地方。

“唉,我都在俄罗斯住了三年了他怎么还这么幼稚。”勇利无奈扶额,对着手机那边的好友吐槽。

完全没想到身为五连霸的冰上的王者现在连厨房案板都躺过,披集忍笑安慰他道:“勇利也不要总是顺着维克托,可以晾晾他试试啊。”

“算了……不打扰你练习了,再见。”勇利把手机放在一边,任自己陷在柔软的被子里面,想起维克托每天的花样装死,忍不住抱着被子笑了。

只说了再见还没来得及挂断视频,就被勇利一脸傻笑塞了把冰冷狗粮的披集:……


维克托第一次装死躺尸在客厅地板上的时候,着实把勇利吓到了,险些把救护车叫来。

代替救护车被勇利一通电话叫过来的本地小狮子一脚踹开虚掩的大门,看着维克托完好无损地从地板上爬起来安慰惊慌失措的爱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你们玩我啊?!”尤里奥怒视勇利两人。

“我一回来就看见维克托那样躺在地板上,以为他摔到哪里……”

维克托将爱人揽在怀里,下巴靠在勇利肩上一脸委屈:“勇利出门也不带上我,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

“我是去训练的啊维克托……”

“我不管,勇利要带上我~”

“可是维克托在我没办法好好训练啊……”勇利抓住某人乱摸的手。

“嘭——”的一声,人形背景板尤里奥摔门而出。

维克托眨眨眼,笑着亲了亲勇利涨红的脸。


披集所说的冷处理勇利试过不止一次,可惜每次不是怕维克托冷着了就是热着了,又过去把装死的家伙哄起来。

心软的小猪自然不是老流氓的对手。

尤里奥时常鄙视勇利这一点。

于是某次回家没看见维克托,估计着那家伙又跑哪里装死去了,决定好好争取下自己威严的勇利心一横,强迫自己赶紧睡觉。

翻来覆去没睡着一小时后,勇利脑子里充斥着“维克托会不会出去了不在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等等糟糕的想法。可能会失去维克托的恐惧一点一点地积累着,终于在某一刻压断了他心里紧绷的弦。

“喂?有事快说!大半夜地打电话你是不是有病啊猪排饭!”

尤里奥的咆哮成功把勇利积压在眼眶里的眼泪刺激出来了,水滴从青年微长的睫毛上滚落到地毯上,很快不见踪影。

再次被召唤到维克托家里的尤里奥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在勇利的拜托下帮忙翻遍了整栋复式的每一个房间。当他推开两人主卧浴室的门,看到维克托脸上搭着毛巾睡在浴缸里的那一刻,尤里奥觉得自己要被这两个蠢货气笑了。

“难道我不去找你,维克托就不会出来吗?哪怕是夏天水凉了也很容易感冒的。”

“我听见勇利回来了,只是不小心睡着了……我知道勇利一定会来找我的~”

维克托裹紧浴巾,本来想要拒绝勇利手里的姜汤,但是看到他眼底的微红,还是接过了散发着腾腾热气的碗。

“唔……勇利放了糖吗?好甜~”

看着维克托浅蓝的眼睛,勇利嘴角微勾笑着点点头。

此后,维克托装死的地点基本固定在了客厅范围内。


后来两人年纪渐渐大了,相继迈入高龄后,维克托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黏在勇利身边。有时是一起出门买菜回家,有时是勇利在厨房做饭,自己坐在勇利一回头就能看见的地方看报纸。

勇利做饭总会突然回头,然后笑着说:“报纸拿反了,维克托。”

这时候两个人常常是在一起的,再没什么要事或者问题需要他们亲自处理了,所以维克托装死的情景基本上不会出现。

直到有一天,勇利一个人去看望了好友回家后没看见沙发上的身影,顿时慌了神。

抱住垂头坐在卧室地毯上感觉不到呼吸的维克托,勇利打电话的手迟疑了一下。藏在心底许多年的恐惧潮水般涌上,挤压着他内心希望生存的空隙,感觉喘不过气来。

勇利抱着维克托靠在墙上坐了很久很久,久到手臂都麻木得感受不到外物,好像他怀里抱的什么也没有,搂住的不过是一团自己幻想出来的空气。

“这只是个玩笑对吧,维克托?”

“你只是像以前一样在装死是吧,维克托……”

“勇利……”维克托替爱人擦掉无声无息就留下来的泪水,笑着摸了摸他的发顶,“阔别了二十多年的维克托装死模式哦,是不是很惊喜啊?欸?勇利别哭,别哭啊……”


维克托又开始装死了。

勇利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平常一样,但是心里始终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害怕有一天自己发现维克托的时候,再摸不到跳动的脉搏和熟悉的温度。

他开始不敢睡着,只有身边人在黑夜里绵长的呼吸才能暂时安慰他内心的不安。

他渐渐养成了不时呼喊爱人名字的习惯。维克托也由着他,不厌其烦地回应,有时候也喜欢喊勇利的名字。

已经成了老狮子的尤里奥来他们家拜访之后,是铁青着脸回去的。

哼,一把年纪了还在这里秀恩爱。


清晨的微光撒在床铺上,从窗户里涌进房间,驱散了角落里的黑暗。床头电子时钟的数字不停地跳动闪烁,被子里的人翻了个身,缓缓地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维克托坐在床边,手指轻轻从爱人还留有余温的脸颊上描绘过,又在他身侧躺下,嘴角带着可能连自己也没注意到的笑。

眼角发梢悄然爬上的岁月的痕迹昭示着时光的流逝和两人一起相伴走过的春夏秋冬。

“勇利,要等我哦。”


“照常理说,得了这种病后很难从频繁的昏迷中醒过来。尼基福罗夫先生与病魔斗争了一年之久,简直是医学史上的奇迹……”

医生滔滔不绝的言论,尤里奥只注意到了前面两句话。这话让他想起了自己最后一次去看猪排饭和老秃子的情景。

“勇利!”

“嗯。”

“勇利,我发现我好像得了一种没有勇利就会死的病。”

“别乱说,维克托。”勇利闻言蹙眉,过了一会语气迟疑地问:“我会一直在……一直陪着维克托的话,维克托就不会有事吧?”

“当然。”

“真的?维克托没有骗我?”

“怎么会呢,你是我的勇利啊。只要勇利叫我,我就一定会醒过来的。”

END❤

——————————————————————————————

本来觉得这个脑洞应该不会卡文结果还是卡得很干脆XD

这个最后的结局是维克托在勇利之后不久两个人一起安静离世,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orz


评论(10)
热度(128)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