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04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好吧作为标题的三十题为了走剧情只能强行点题XD仔细看了下前面的设定发现一堆bug当然ooc除外,正在思考怎么补……目测在坑里爬不上来了于是今天又是一点点字数来混存在感)

(pps:讲真是很想发个小甜饼的但是这设定和题目注定前路铺满了玻璃渣)

——————————————————————————————

4.念课文的声音

学校不久前进行选拔,从各个年级提出了一个特别班。勇利在公告前站了一会,镜片下的眼睛晦暗不明。

听见主人回到家把背包扔在床上的声音,趴卧在窗台上的黑猫耳朵颤了颤。等了一会却不见勇利像平常一样过来同自己打招呼,便抬头四望。

看见卫生间虚掩的门。

“唔……咳咳……”

少年趴在洗手池边,满满的各色花瓣堆满了台子,还有几片混着血水落在地上。

「勇利……」

“咳咳咳咳,咳……我、我没事……”听到黑猫的轻唤,勇利拿起一边的手帕抹去嘴角的血,对着它笑。

「这样下去不行的勇利,你真的会死。」

闻言勇利收拾的动作一顿,低下头隐在阴影里的唇边勾出一丝苦涩:“我又能怎么样呢。”

黑猫凑近他用尾巴环住主人的脚腕,毛茸茸的感觉逗得勇利发出一声轻笑。

「选拔你到底报不报名?」

“我……还是不报名了吧。我的病还是离维克托远一点比较好,自己也舒服些。”

「所以你是想找个角落孤独地死去吗勇利?你要想办法治病,不能自暴自弃。」

“能有什么办法?”勇利扑到床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去报名啊,凭勇利的精神力一定会入选的。」

没有回答,勇利只是默默闭上眼睛。

今天是最后一天,过了十二点报名就会结束。就当他放弃了吧,在这条追逐的路上跑了这么久,总有一天会累到无力。

黑猫看他这幅不求上进的样子只能自己捉急,焦躁地用尾巴拍打被子。

「勇利真的舍得放弃吗?」

舍得吗?勇利缩起身体,团在床铺中央问自己。

第一次见到维克托那天,是在入学仪式上,为了欢迎新生做的花滑表演。

从小喜欢滑冰的勇利特意早早到了学校占据前排,他想过许多种可能的表演,唯独没料到维克托的单人滑。

长长的银发随着身体摆动,几乎像是从眼前划过般惊艳了那一刻的时间。

看得勇利忘记呼吸,焦糖色的眼紧紧跟随着首席哨兵的身姿。

他好像不应该是一个哨兵,而应该是天生就舞于冰雪之上的精灵。

第二次是在走廊上。

勇利从老师的办公室搬了资料下楼,看见墙上标着的数字,突然想到去维克托的教室看看。

虽然早就放学,学生大概已经走光了。

离教室还有一段距离时,有微弱、断断续续的声音飘入耳中,是读书的声音。

他刻意放慢放轻了脚步,走过窗台时好奇地向里面看了一眼,想要知道这温润清亮的嗓音的主人。

黑猫站在勇利肩头,祖母绿的瞳孔中映出坐在窗边逆光的人的剪影。

「是冰雪精灵欸勇利!」

从那一刻开始就走上了那条追逐的路。

所以哪怕知道目标很可能遥遥无期……勇利捂着嘴又是一阵猛咳,咳得逼出几滴眼泪在床单上洇出一片深色的湿痕。

待好受些后少年立刻从床上爬起,随意地裹了几件衣服奔向报名处。

还是很难放弃啊。


评论(5)
热度(66)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