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03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

3.灯光下散下的额发

“咳咳咳咳……”刚因为翻身时用力过猛而跌到地板上的勇利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鲜艳的红色从指缝间流出。

一滴滴的血液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逐渐汇聚成浅浅的一滩。

无力地垂下手,望着掌心藤蔓环绕的几片花瓣飘落在血泊中,勇利十分想知道自己现在该哭还是该笑。

与偶像见面的第一天就发现自己得了绝症,还是传说中的花吐症。

“喵……”黑猫被惊得从床上跳下来,捉急地在勇利腿边打圈圈。

它还记得勇利那天见过维克托又去了图书馆,晚上回到家坐在床边的样子。

“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得这种病,再说了我会暗恋谁啊?哈哈哈……”

它看着勇利捂着脸垂头自言自语了一会,然后整个人倒在床铺上,笑了很久。黑猫发现他精神混乱,但是被提前隔绝在外也没有办法帮勇利梳理,只能趴在旁边舔舔他笑着笑着就流淌下来的泪水。

“今天怎么那么精神啊?”勇利轻轻揉了揉黑猫的脑袋,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其实他早知道那个人是谁,不是么。不过是没有结果以及对于谁来说都是根本不该存在的感情不是么,首席哨兵并不缺他这一个普普通通的向导的感情。

磨磨蹭蹭吃完早饭再挪到滑冰场,手指触到大门的那一刻勇利突然想起什么,抿抿唇又转身走出了滑冰场,绕到了一扇开在背面的窗户前。

靠在墙上听着从缝隙中漏出的刷刷声,勇利最终还是忍不住踮脚从窗户里望了进去。

如他所料的,清晨的滑冰场里只有维克托一个人。披散的银色长发反射着秋日的阳光,冰面上那人的每一个跳跃和动作,都吸引着勇利的目光。

面对冰面上的维克托,自己果然是挪不开眼的啊。

一直到维克托滑完一圈去休息,勇利才回过神。蹲下身把黑猫抱进自己怀里,喃喃自语道:“不如今天就不去滑冰场了吧,图书馆最近又进了一批新书……”

突然喉咙里一阵止不住的痛意,勇利极其狼狈地起身躲进附近的厕所里,吐掉合着血的花瓣和藤蔓。

遭到主人抛弃的黑猫站在原地睁着一双祖母绿的竖瞳死死盯着对面的庞然大物。

「还以为是什么,居然是向导啊。」

面对黑豹傲然的语气,猫儿眸子微眯甩甩尾巴。

「不过是哨兵的精神系而已,就算多了首席两个字也依然是个哨兵。」

「你很了解维克托嘛,原来不过是个仰慕者啊。」

黑豹对勇利的不尊让本来懒洋洋的猫儿炸毛了。它正要反驳些什么,却被打断。

「别忘了维克托可是首席哨兵,偷看的时候小心点,那种目光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看看对方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去的背影,黑猫歪歪头,尾巴一甩跑向主人所在的方向。

脚步虚浮地走出隔间门,看见自己的精神系时勇利眼前还浮现着自己不久前吐出的大堆花瓣。黑猫跃上勇利肩膀为他梳理好精神力,用尾巴拍了拍小主人的头顶。

勇利对它扯出一丝笑,最后遥望了一眼滑冰场的方向,转上了去图书馆的路。

吃过晚饭,又回到图书馆的勇利抱着“反正都要英年早逝了不如好好享受”的心态寻到书架上的一本书。

“奇怪,管理员整理过吗?怎么跑到上层去了……”勇利努力够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每次手指都与书背仅仅相差几厘。

正做着最后一次努力,指尖突然被微凉的手掌覆盖住。勇利眼睁睁看着来人取下的那本书,在修长的指间打了个转后被递到自己眼前。

撑着书架一边的维克托看着受困在中间的勇利僵硬地转头,看着他镜片下焦糖色的瞳孔一点点紧缩,看着他露出那种不知所措但又强装镇定的表情。

心里原来因为不久前勇利在上课时不配合而想要好好捉弄一下的火苗在少年的面前,不知怎的就渐渐熄灭了。但是维克托又不愿意这么简单地放过眼前的少年,和那双眼对视半晌,他叹口气把书递给了勇利。

少年慌慌张张地双手接过书,那态度好像接的不是书,而是最高勋章一样。

被自己的想法娱乐,维克托最终只是揉揉少年的短发便离开了。

等他走远,勇利还呆愣在原地,满脑子都是维克托刚才散下的、在橘黄的灯光下泛着柔和光芒的额发和最后的微笑。

原来,不管何时何地,只要面对维克托,自己都是挪不开眼的啊。

评论
热度(83)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