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02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之前忘了年龄然后改了点小细节,不用在意。先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

2.你触碰过的粉笔

学校里除了既定课程,还开设了一些其他的选修课。特别为向导哨兵设定的课程,多数都是塔里的军官授课。

坐在选修教室的最后一排,勇利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自己的选修课上看见维克托。

维克托比勇利要高了四个年级。而且据说选择的课程都属于哨兵的专业课程,身为向导的勇利根本不可能在选修课上遇见对方。

这也是他会努力加入滑冰部的原因。

一头长发轻巧束起,首席哨兵站在讲台上对选修室里的学生露出了友好的微笑。

讲台下的学生立刻一阵骚动,胆大的直接挥舞着胳膊叫了出来。

“维克托!”“维克托学长!”

“原来教你们的雅科夫老师出任务时受伤了,所以这节课由我来代课。”说着说着想起什么的维克托扫视台下激动的学生,看到勇利时目光明显顿了顿,然后歪头眨了下右眼,“本来还准备自我介绍一下,不过好像大家都认识我呢~”

这是在看自己吗?勇利身体猛地挺直,抬头挺胸坐好。等维克托移开视线,他盯着对方嘴角那一抹明显加深的弧度,眼角微抽。

完了,好丢脸,刚刚干了什么……

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人的话,此刻勇利绝对已经钻到桌子下面了。

维克托代的课讲的是哨兵和向导的精神疏导方面的内容,不时会在黑板上作一些推导的板书。听着温和的声音不快不慢地讲解着问题,勇利连笔记都忘了记,精神全部沉浸在犹如大提琴一般醇厚清亮的嗓音中。

蹲在勇利脚边打盹的黑猫睁开眼,瞟了眼自己的主人,甩甩尾巴又无趣地趴了回去。

“那边的那位同学,可以请你上来解答一下这个情况吗?”

“嗯?”

勇利陡然惊醒,看着维克托因为迟迟无人反应而伸出手指向自己的方向道:“就是你哦。”

连勇利都不知道自己那时哪来的胆量,在众目之下轻轻向旁边挪了一个位置继续低头装鸵鸟。

当然,维克托的手指也随着他的移动而跟着移动了方向。

实在埋不下去,躲不开的勇利只好指指自己,把疑惑的眼神投向讲台上。

“嗯,穿着蓝色外套,带眼睛的黑发同学。”维克托似乎很有耐心,等着勇利走上来。

闲逛在楼层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的黑豹浑身抖了抖,蹲下舔舔爪子。

察觉到自己所作所为好像勾起了对方的怒火,勇利确认到这一点后心里一颤,立即乖觉地走上讲台。

维克托半倚在讲桌边,拿着手里的粉笔递给勇利,脸上挂着只有他才能看清的、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个时候,勇利才切身感受到了与维克托的距离。

两个人并不熟悉,甚至维克托可能昨天才算是第一次注意到自己吧。

这与自己注视了他多久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认知到这件事的勇利握笔的手紧了紧,在短暂的停顿后强迫精神力集中在眼前的题目上。把分析过程简略地写下来,并根据情况列出最合当的对策以及备用方案,最后检查一遍,转身走下了讲台。强忍着答题时突然感到的不适快速回到座位,勇利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捂着嘴无声地咳了几下。

对上黑猫关切的目光,勇利笑着安抚了它,另一只手捏紧手帕里包着的仿佛刚从枝头摘下的娇艳花朵,毫不迟疑地揉碎。

只是傍晚勇利入睡前,桌子上多出了一截白色的粉笔。

黑猫卧趴在装粉笔的小盒子边,祖母绿的眸子在勇利的方向停住,看着他又难受得无法入睡。它知道,勇利多半会半夜疼醒,不然就是失眠起来去洗手帕。

被定义为维克托触碰过的粉笔静静地躺在盒子里,带着一块被勇利和手帕一起放在口袋中时不慎沾染在上面的血迹。

评论(2)
热度(74)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