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01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卡文于是忍不住又开了个坑XD写着写着忍不住都想逆cp了跪地)

————————————————————————————

1.手中握过的杯子

今天是勇利加入滑冰部的第一天。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飞奔去滑冰场,凌晨四点多就醒过来,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那个首席哨兵的影子。

已经迫不及待了。

自从进入塔的第一天起,每个向导都会得知与塔的首席哨兵有关的事情,他是每个向导甚至哨兵崇拜的对象。

最后看了眼房间里满墙壁的海报,把上面的人深深刻在脑海里后,勇利转身出了门。

面试出乎意料的顺利,勇利极具节奏感的步伐赢得了不少滑冰部前辈的好评。唯一可惜的是,在现场勇利并没有看见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

哦对,维克托毕竟是首席,忙是很正常的吧。哪怕加入滑冰部,也只是勇利为了维系住心里的那一丝能够接触维克托的期望。至于何时会实现,谁都不知道。

勇利更没有想到,会在第二天获得这个机会。

还是早上很早的时候,勇利一个人来到冰场。换好滑冰鞋正准备推门进去,却听见里面冰刀划过冰面的声音。他站在门口,忍不住又想到维克托。

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勇利嘲笑了下自己的异想天开,鼓起勇气推门而入。

然后呆立当场。

在清晨微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夺目光彩的冰花都远远不如冰面上的人耀眼,飘逸的银发似乎不只是在空中划过了优美的弧度,还轻轻拂过了勇利的心。

好像被什么小动物的爪子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瞬间就乱了心跳。

等回过神来,勇利忍不住自嘲地笑笑。刚要转身离开,却被在身前不远处停下来好整以暇看着自己的维克托挥手叫住了。

“嘿!那边的,是新来的吗?叫什么名字?”

“啊……是的,我叫胜生勇利。”本来想多说几句话的勇利很老实地回答完,就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的无措。

停驻在冰面上的精灵……不,维克托冲勇利友好笑笑后到一边找了个杯子给自己倒上水,才喝了一口,突然有人叫。

“维克托!有事情到广场去一趟!”门外的人大声道,“有人找!”

“哦,来了!”维克托应了声,偏头对勇利露出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啊,勇利如果没事的话可以帮忙拿一下我的杯子吗?我出去很快就回来。”

“……”本能地接过杯子,一会却见维克托还站在自己面前。对上那双虽然清澈但是似乎能看透一切的浅色眸子,勇利不禁尴尬,急忙回答道:“好的。”

目送维克托微笑着挥手消失在滑冰场大门处,勇利收回目光,拇指轻轻滑过杯子上繁复精致的纹路,能感觉到残留在上面主人的余温。

维克托身上的温度,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么。抬起另一只手按住胸口,勇利蹙眉,想要压下从一开始就过分异常的心跳。但是他现在想什么都无济于事,只要脑海里还存在着“我手里是维克托握过的杯子,他刚刚还和我说话了”的认知,这种过快的频率就慢不下来。

慢慢安抚下有些躁动的精神力,勇利还没能松口气,突然一阵猛咳。咽喉处很难受,他不得不捂住嘴。咳得弯下腰,眼角有晶莹的水珠被逼出来后勇利才觉得好受些。

拿开手,黑发少年愣住了。

一片娇嫩鲜红的花瓣静静躺在少年白皙的手心里。

评论
热度(89)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