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请不要离开我身边01

原剧向,部分改动但是剧情还是基本不变(感觉会被抽死)

然后加入一些其他的设定什么的(维克托身份稍微改了一下,添了个影帝的设定用来走剧情_(:зゝ∠)_)

ooc有,进入请自带避雷针

(感谢喜欢的小天使,才发现字数太少又加了点_(:зゝ∠)_)

————————————————————————————

参加完晚会后,勇利和教练正准备回去,但是一觉醒来感觉许多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变得好奇怪。

勇利左思右想,似乎最近除了在厕所打完电话哭得很丢脸时被疑似俄罗斯不良少年的小家伙威胁了一番也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吧。

走过会场门口,勇利被诸冈主播叫住,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自顾自说出一堆话。

“……”勇利回头看着他,“这种事还没决定能呢,请不要提前乱操心。”

“大学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吗?”“训练基地还是在底特津吗?”

被问起这种问题啊……

“我会和切雷斯蒂诺老师商量的。”

“胜生!”诸冈明显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我是在问你的想法!”

勇利从会场里发现了一抹棕色,视线便黏在上面不动了。

什么都不想考虑……

小维对不起,没有回去,对不起。

“Yuri!”

“!”勇利条件反射地转头,然后才发现对方叫的人并不是自己。

原来是在叫那个俄罗斯的尤里啊。

勇利看着维克托的教练对着俄罗斯不良少年咆哮,内心早已神游天外。

如果有一天他也有机会的话……

什么机会呢?

可能是他的眼神太过专注,存在感强得成功让对方注意到了自己。维克托视线转过来的时候勇利惊了一下,但他只是扭头向勇利露出了一个微笑:“合影留念?可以的哟。”

看着那样光芒灿烂的维克托,不知为何心里突然一股失落,勇利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

“胜生?不用和维克托合照了吗?”

“勇利!”

好惭愧啊,“能和一直憧憬的人站在对等的立场上见面”,稍微有过一点这样的想法的自己真是太蠢了。

直到真正面对,勇利才感受到和眼前那人的巨大差距。一个站在云端向下眺望如同神明,而另一个永远只能渺小如尘土。他不敢有丝毫停顿,害怕忍不住回头让对方看见动摇懦弱的自己,所以头也不回地把维克托——那个勇利向往了许多年的人——抛在了原地。

维克托一时愣住,站在原地目送那个亚裔青年走出视线范围,然后对上尤里意料之内的嘲讽。眨眨眼睛维克托开始搜索起回忆里有关那个亚裔青年的信息,还好虽然他那一直不怎么样的记性总算还是记住了这个昨天他才从一堆格式化人脸中辨别出来的人。

似乎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维克托垂眸看着仍然对他摆出一张嘲讽脸的尤里,唇边勾起一个笑:“Wow,好像是和尤里名字一样的选手呢,interesting~”

“你!”俄罗斯的小老虎果不其然地炸毛了。

次年三月回到长谷津,受到美奈子老师轮番轰炸的勇利坐在神像前,心情低落。

“打算在长谷津待到什么时候。”“从今往后有什么打算。”

面对真利姐这样的问题,一向习惯听从安排的勇利只能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于是,大概就只能维持现状而已了吧。

看到电视里的维克托,勇利忍不住一路奔向滑冰场,向优子展示自己苦练的最终结果,连维克托的决赛和最爱的炸猪排盖饭都顾不上。

小时候第一次知道维克托、和维克托有关的许多消息,勇利都是从优子那里知道的。对于勇利来说,童年滑冰非常厉害的优子也是他崇拜的对象。

“那个……有东西想给小优你看,在比赛结束以后我一直在练习的。”

维克托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滑着维克托的曲目——可能对方也和他现在一样正滑着的——勇利放空的大脑只一心一意地想着那个从青少年到成年都一直在创造奇迹的男人,那个不论在花滑界还是在影视界都足以称之为帝王的男人。

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男子单人五连霸的传奇级选手同时也是奥X卡影帝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勇利第一次与维克托同台,却因为近期接二连三的打击和自暴自弃的暴食,毫无意外地惨败了。

小维的死讯和维克托不日将可能离开花滑界专心影视工作的消息。什么因为没有灵感而且工作很忙的借口,哪怕本人并没有亲口确定。

“只是结束这次赛季后,大概会暂时失踪吧,maybe……”

这种话怎么能这么随便地说出口啊。

怎么能就这样放弃自己明明很喜欢的滑冰啊。

一直想着维克托,即使是后内点冰四周跳也顺利地滑完了,以致结束后勇利还有点愣神。累到不停喘着气时,想的也是自己究竟有没有成功。

回到温泉旅馆,勇利瘫在床上,望向房间里维克托的海报,又想起刚刚看到的电视上的尤里。

什么啊,刚刚的跳跃……

好不容易找回当初喜欢滑冰的心情,勇利现在又有点焦躁了。

肯定还会有一天,能和维克托站在同一片冰场上……

咦,西郡发来的,勇利拿起手机放到眼前。

“唉?!”


评论
热度(32)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