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20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我也不知道这个三十题明明是主勇利视角的为什么最后维克托变成痴汉了XD)

——————————————————————————————

20.饮水处落下的水杯

“勇利……”披集一瞥见好友立刻走向那边,突然脚步一顿扭头望向楼上的窗户,歪了歪头,“啊~克里斯喊你勇利!”

估计是之前说好的事情,勇利当下心情激荡,一转身径直找克里斯去了。

勇利也不知道看到维克托没有立场坚定地支持修改的表现为什么会让他这么生气。

突然就有一种被偶像否定了的感觉,不被自己敬仰向往的目标认同。

情绪不受理智控制,像一只被压抑许久暴起的凶兽,挣脱了牢笼锁链。

其实勇利还可以再忍一忍,可嗓子忽然被剧痛折磨地说不出话来。怕被维克托看出异样便当下借势躲了起来,可在离开后也感到一阵轻松。

像是离开了一个他必须踮起脚才能够到的领域,不用再时刻绷紧每一根纤细的神经。

破碎的花瓣和鲜血将清水搅得浑浊不堪。

怎么办,再退让一步主动去找维克托和好吗?

昨天才一副生气的样子拂袖离开,他有什么立场再立刻回去找维克托?

勇利垂眸站在座位上看着那份训练计划表,神色晦暗。

克里斯把表格交给勇利后就离开了,路过饮水处时看见维克托站在水池前拿着杯子一动不动,奇怪地问了一句。

“维克托,你在干什么?”

“哦。”维克托看了看手里的杯子,“我接点水喝。”

说罢转身接水喝了一口,看见克里斯还站在那里,露出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

“呃……没什么,我已经把你给我的表格按你说的交给勇利了。”克里斯心道平时怎么没见你来饮水处接过水,维克托走过去搭住他肩膀把人拖走了。

“那作为感谢我可以陪你练习四周跳哦~这几天我都有时间。”

“不是吧,你居然这么闲了?你有空我还没那个精力呢。”

“诶~我看你平时可是很悠闲的,那换我请你一顿饭吧。”

“这个可以,我要去吃那家海鲜自助……”

“……”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远了,被维克托的话题吸引了注意力的克里斯完全没有发现那个被维克托很自然地放回原处的水杯。

深色的杯子在原地立了很长时间,才被一只手拿起。

“真是的勇利!东西到处乱丢!”披集在外面找了好长时间,“水杯怎么能到处乱放呢?万一……”

他一边碎碎地自言自语,一边利落地接满水。

把水杯轻轻放在桌子上,披集看着趴在桌面睡着的人叹了口气,拿着手机走向门口。转角处有莹白一闪而过,披集正要按下通话键的手顿住,耸耸肩膀走掉了。

等人消失,维克托才从暗处走出来,抬手轻柔地覆上勇利的发,垂下的睫毛细密地遮住了眼中的情绪。

睡着的勇利脚边趴卧着一只黑猫。

“你回来了。”

「你和你的精神系果然一样恶劣。」

“不要这么说嘛。”

「哼!你给我离勇利远一点!」

「炸毛了。」长长的尾巴刚靠近就被黑猫一爪拍开。

「还有你,拜托在决定好之前都别出现,反反复复弄得勇利这么难过。」

“呼~”维克托仰头出了口气,望着天花板上逐渐消失的昏黄日光,“我知道了。”


评论(8)
热度(37)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