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9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一个懒癌患者真不敢相信已经从5快码到20了,开心XD)

——————————————————————————————

19.投向远方的目光

说是找个时间,其实勇利自己心里也很不确定。想维克托那样的大忙人,基本很少会有空余时间。

所以维克托回信的时候勇利十分震惊。

虽然他是希望尽快,但是也理解维克托,并没有那样说,而是形容成了一次可有可无的见面。

“勇利~”维克托向门口的少年挥挥手,将人带到位置上。

勇利坐下后四处张望一番,发现是个装饰清雅的小隔间——三面环墙,剩下一边挂着精美而厚重的珠帘,显然隔音效果还是比较有保障的——才松了口气。

维克托刚要叫服务生先点杯茶就被勇利打断。

“那个,维克托。”勇利抿抿唇几番纠结后正色说,“这次找你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训练计划的修改……我不是很擅长,所以想请你帮忙。”

“……诶?”眨眨眼,维克托还不是很能反应得过来,“原来那个训练计划怎么了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修改了?”

“当然是一起参加毕业典礼啊。”勇利忽然变得有些着急,“维克托不是也希望我和你一起参加毕业典礼吗?”

“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怕你的身体受不了这种强度啊。”

不不不我以为你是找我出来约会啊!

勇利深吸口气:“我一定能坚持的,维克托只要帮我制定计划就可以了。”

“我也是关心勇利啊,你不用这么拼命的,当我没说过那样的话不行吗……”

“!!!!”勇利瞪大了眼睛看着维克托,半晌转身冲了出去。

等维克托从巨大的懵逼中回过神跑出店门,勇利早就连个影子都不剩了。

“这是,什么啊……”

麻木地在街上晃悠,维克托看见朋友连打招呼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本来想着怎么继续刷迷弟好感度的维克托当时说那几句完全是本能控制,准备先揭过这个话题带着勇利好好转转的。

毕竟……修改训练计划什么的,哪个时候都可以吧?晚上回去他也能做好了发给勇利啊。

“咦?维克托学长?”披集看见迎面走来一个要死不活的人,万分惊奇,“你怎么了?”

看到是勇利的好友,维克托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勇利……”

“勇利怎么了?”仔细想想刚才在洗手间看见眼睛微红的勇利,披集大惊失色,“你们难道吵架了?不会吧!”

“也不能这么说……”维克托感觉自己的额头开始一跳一跳地发疼了。

可能是因为崇拜自己的缘故,勇利很少会在维克托面前流露什么个人情绪,并且目前为止都没有生过气。但维克托还是知道每个人都有的底线,偶尔会故意做出一些非常亲近的动作试探勇利的态度。

可少年也不过是有些羞赧,而且会努力地不表现出来被发现。

面对维克托,勇利总是会意外的包容和迁就。

披集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不是很能想象勇利怎么会和维克托吵架。

“就是……”简单地叙述了一下,维克托揉揉眉心,“当时真是被勇利那个表情给吓到了啊。”

“噗!”披集不厚道地笑了,“勇利大概是误会了吧。”

“……是吗。”

维克托站在天台上低着头看下面一个个人影浮动。

披集和他说了勇利小时候一点事情——比方说从小就很喜欢维克托还有非常的努力——可是他早应该发现的。

那常常投向远方的目光。

勇利不喜欢因为身份被区别对待,成为一个向导或哨兵是不可以选择的,但成为什么样的人却是可以选择的。

而且勇利也有那样拼尽全力地在努力。

叹出一口郁结了许久的气,维克托嘴角微微勾起,望着远方的斜阳拿出手机。

“喂?克里斯……”


评论(5)
热度(39)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