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8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我今天真是超勤奋除了作业什么都写了orz)

——————————————————————————————

18.借来的半块橡皮

坐在自己的教室里,勇利滚着手中的橡皮,撑头发呆。

从校外回来后,维克托就向他讲解了具体的情况。

这一次抽调出来的学生都是各科表现十分突出的,学校通过最高计算机光脑计算了他们在校期间可能达到的最高成就。抽调出来之后,以这个学期为限进行高强度的集训。只要在此期间达成计算机得出的目标,就可以跟随参加这一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一同毕业。

学校的理念是最大地利用一切学习资源,所以学生既然达到目标,那就没有必要继续在学校里蹉跎时间了,完全可以用这几年的时间进行更有意义的事情或参加深造。

“维克托……是这一届的毕业生吧?”

“没错,这次的教官全是毕业生哦。”维克托歪着头看着勇利微微一笑。

意思是,这个学期一过,就不会再在学校里看见维克托了。

勇利大概知道维克托有一个一定要去的地方。

他自己也有。

虽然勇利很想和维克托一起,但是他的能力还不够,不够并肩。军队无疑是最好的能够磨练自身的地方。

所以哪怕不想分开,勇利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现在他的面前有一条路,上面荆棘丛生,每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勇利不知道变得越来越反复无常的病到底会怎么样,这个花吐症,资料上并没出现过像他这样一会好转一下的情况。勇利摸不着头脑,所幸也就不去纠结这种自己无法掌握的问题。

这十几年的生命中,软弱和退缩已经够多了,这一次勇利选择坚持。

无论前面有怎样的困难和危险。

年少时勇利面前有着许许多多通往不同方向的路,他选择了维克托。

那个人那么耀眼,总是散发着光芒,让他不由自主地被吸引。

既然踏上了这条路,就再不回头。这是勇利最后的坚持。

可能是悬崖,可能是山川,也许面临绝壁,也许将遇汪洋。

但如果这样就能到达维克托面前,他愿意付出血的代价。

或许在那条追逐的路上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身影,就像无边大海上一条随波逐流随时会被掀翻的破旧渔船。

可哪怕下场有可能是会被鱼虾分食,他都不想再退缩了。

已经被逼至绝路。

和维克托接触了勇利才发现,原来他是这么渴望着这个人的温度。

想要却又不敢宣之于口。

也……唯有等到自己足够强大,能同维克托并肩的时候吧。

直到那时他才可以,拥有追求或者只是简单告白一句的勇气。那个时候他将不再是只能等待垂怜的仰慕者中的一员。

勇利曾经想过,如果那样的话,即使不被接受也可以从容地转身离开了。

“咳咳……”慌忙掏出手帕捂住嘴,勇利弯下腰尽力忍耐翻涌刺痛的感觉。那半块橡皮滚落到地上,他便伸手去捡。

角落里的动静惊动了不远的披集,披集向老师请了假后立刻半拖半扶着勇利往医务室去。

“真是的,勇利你最近怎么搞得和得了绝症一样啊。”摸摸好友的额头确定他没发烧,披集拖长音叹了口气,“唉……还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孩子啊。”

“咳,披集你瞎说什么呢。”勇利躺在床上换了个姿势,“我没事了,你快去上课吧。”

等披集一步三回头不放心地走了,勇利才缓缓伸出左手,抓着那半块橡皮。

这是维克托借给他的。

勇利原想好好收起来,但借来的东西不还是不好的。本来都下定决心第二天就还给维克托了,可他却没有来。所以勇利也就顺势装作忘记了这件事,橡皮却一直放在笔袋里,只要维克托想起来就能自然地还给他。

勇利突然一顿,把东西装进口袋里躺回床上。

如果要完成目标,显然目前的训练量是不够的。改天要找个时间去寻维克托,商量一下。

他应该不会反对才对吧。


评论(3)
热度(38)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