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7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我日更orz)

——————————————————————————————

17.校园的后墙

“这里是……”勇利看着面前的高墙,神色迟疑,“周末的休息安排?”

“没错哦~”维克托单手撑住墙低头靠近他,“学长带你体验一下翻墙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勇利不自然地偏偏头,小幅度试图躲避头顶洒下来的热气,无声地嘟囔一句。

是很刺激,现在这个姿势。

不知道维克托最近是怎么了,似乎异常喜欢往他旁边凑,摆成这种姿势。

扬起头看了眼头顶上的脑袋,对视一眼后木然转开视线,勇利不由叹了口气。

难不成是在突显自己的身高优势?

从维克托有时格外幼稚恶劣的一面来说,也不是不可能。

感到身后一空,勇利睁大了眼睛仰头看着维克托,双唇无意识地微微张开。

一个大写的震惊。

跃上半人高的货堆后回头的维克托正好看见这一幕,急忙扭头心中暗骂一声。

喔,该死!

突然露出这种表情……

咳嗽两声,维克托才整理好情绪回头,飞快把勇利拉到上面。

然而少年微扬着头的样子,线条美好的脖颈和映衬了午后懒洋洋的日光的眼眸已经深深刻进了维克托的记忆里。

坐在校外一家灯光幽暗的咖啡厅里,维克托难得走神,思绪发散到不久前的某个时刻。

那,大概是一个很适合吻下去的姿势吧……

勇利纠结地看看左手形形色色的小吃再看看右手的一杯卡布奇诺,不知如何形容心里的感想。

两种画风完全不同的东西啊。

只是混合在维克托身上,就莫名的没有丝毫违和感。

想到维克托,勇利目光一转,便看见他兀自出神,连长发快要掉进咖啡杯里都没注意。腾地站起来伸手抓起那缕银发抢救了它,勇利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Wow~勇利?”

“呃……维,维克托。”勇利捏着手里的头发,放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两相为难之下只能眨眨眼,干巴巴地说:“你的头发快掉到杯子里去了……”

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原因的维克托沉溺在这一幕中,幽暗起来的双眼一寸寸描摹着勇利的轮廓。

在暗色的灯光下,即使并不是很立体的五官看起来也有一种深邃的魅力。少年还稚嫩的眉眼被打了层阴影,维克托仍不住探手将勇利的刘海抹开,露出光洁的额头。

“……诶?”

收回思绪,维克托对着勇利笑起来:“勇利这样,很帅气哦~”

“啊……哈哈,是么?”勇利借机尽量自然地坐会位置上向维克托微微一笑,“我倒是从来没试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呢……”

“很帅气。”维克托肯定道,“勇利就用这个造型和我一起参加毕业典礼好了。”

“什么?”

“就是毕业典礼啊,勇利你不知道么?”

“毕业典礼的话,我好像和维克托不是同一届的。”

“看来勇利还不清楚这次特别培训为什么是一对一辅导,还特别提出了一个小班吧?”

勇利认真地看着维克托,等待他的下文。后者对上少年清澈干净的眼神,突然觉得浪费宝贵时间来科普这种东西很是不值。

“勇利,张嘴~”

维克托画风一转,勇利猝不及防之下本能地张嘴吃掉了他叉来的丸子。

那个是维克托的叉子吧。

维克托的叉子吧。

的叉子吧。

吧。

等对面的哨兵眯着眼睛满意地继续开吃,承受能力已经被锻炼着提高了很多的勇利嚼着嘴里的东西默然。


评论(8)
热度(46)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