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6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话说没人感觉小黑喵很久没出现过了吗orz)

——————————————————————————————

16.没擦干净的黑板

时间总是匆匆而过,勇利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这间和维克托一起度过了两个休假日的教室。

桌椅都安静地摆放在原地,十分整齐。这里的学生显然还是有好好整理过自己学习的地方,只是黑板擦得并不怎么干净。

随身的包和用具都整理好了,勇利开始坐在窗边望着天空发呆,脑海里不自觉地就回放起晨练时候的事。

他是真的想知道维克托和那个女人的关系,至少为了自己的那点小私心。

看维克托的样子像是要全部说出来了,却又突然没了声还不停逼近。似乎是下定决心要勇利直白地问出来,他才肯回答。虽然维克托也确实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侧,勇利可以想象出那个部位变得怎样的通红。

根本控制不住气血上涌。

他猜不透维克托到底是什么原因那么做。首席哨兵明明有着一双清澈颜色的眼眸,但那双眼睛却是全世界勇利最看不懂的东西。

每一次勇利有心去探究,总会迷失在那层朦胧的雾气中。

因为滑冰的缘故,勇利知道,维克托的表演能力是极为出色的。他想要让人看见什么样的感情,哪怕完全相反,他都能真实地表现出来——用那双凝视他人的眼睛。

维克托完全有伪装好不让任何人看穿或看出什么异常的本事,并且多数时候也是那么做的。只是最近勇利越来越发现维克托眼底的情绪变得晦涩。

像是不想让他看懂,却也不想用其他的情绪来欺骗他。

为什么……勇利向后仰去,将身体靠在椅背上。

是已经把他当朋友了吧,维克托他……

虚虚的用双手隔着眼镜遮住自己的脸,勇利闭上眼睛。

朋友的话,也很好。

很好。成为朋友,不就是他一开始的想法吗。

身体里的躁动涌动着,几乎要破开胸膛奔涌出来。勇利甩甩头,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不能继续坐着发呆了,他忍不住想维克托,后果就是引起身体的连锁反应。

勇利一点都不想在教室里咯血吐花瓣。

得找点什么事情做。

余光瞥见黑板上的痕迹,勇利略一思索,寻到黑板擦后认真地擦起了黑板。

维克托悄无声息地站在门外,看少年擦黑板。那种认真细致的态度,好像不是在擦黑板,而是在写很重要的报告一样。

半晌,他叹了口气走过去扶住对方,拿过少年手里的黑板擦帮他擦掉了最上面的粉笔印。

手下温热的触感让维克托忍不住想象衣服下面的皮肤应该是怎样的光滑。少年还没完全长开的身形被他的身体和墙壁完全圈在中间。目光晦暗地流连过线条流畅优美的背部,在将要继续向下时顿了顿,克制地收了回去。

“维……维克托?”身后突然就覆上了熟悉的气息,带着一点早晨的微凉。勇利垂在身侧的手猛地握紧缓解紧张,还是有些舌头打结的感觉。

“呵呵,勇利好勤奋呐~”视线长久地落在身前人的耳垂上,维克托轻轻舔了舔唇角。

粉红的颜色在勇利不知道的时候染了上去,看上去非常可口。

“不过好像够不着哦~”

调侃的语气结束了两个人之间片刻奇异的气氛,维克托也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步,把黑板擦还给了勇利。

都不希望对方发现,所以都露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在偷偷观察后又借垂眸的动作掩去了失落的情绪。

“那维克托帮我擦上面好了?”勇利翻出另一块黑板擦。维克托笑着接过,和他并排做起了擦黑板这种无聊的事情,甚至还在心里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勇利微微偏头瞄他,看见维克托线条完美的侧脸,心里一直压抑着的情绪汹涌地翻腾起来。

“勇利?”维克托看少年一言不发地走出门,目露诧异。

“啊,我去一下厕所。”

原来不仅仅是想要成为朋友。

动作迅速地锁上隔间门,已经有鲜血从指缝间漏出,蜿蜒流下。

无神地望着水里飘浮的花瓣,勇利眼里浮现出坚定的神色。

和维克托并肩,那才是他最初的梦想。

从很小的时候就朦胧着幻想过的事。

是和维克托站在同一个舞台,感受同一片灯光。

而不是台下的友人A或B。


评论(2)
热度(41)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