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5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

15.宿舍楼上飞下的纸飞机

回忆着昨日和维克托吃夜宵的情景,勇利精神百倍地从床上翻身起来,像日常惯例一般习以为常地吐完几口血,清扫掉飘落地上的花瓣,踏上晨练的路。

身边是轻轻拂过的微风,枝稍上的树叶已经有了飘落的趋势,在顶端颤巍着。小公园里似乎是常住着鸟群的,早晚途经此处,都能听见悦耳婉转的鸟鸣。

有时会看见晨鸟离巢的姿态,迎着初升的太阳飞去,轻盈的身姿被光染成灿金色。

勇利就突然想起维克托在冰上的跳跃。

只要每天都能看见晨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和发上,就岁月静好。

又像是某种不可言说的妄想。

掩住打哈欠的动作,勇利伸了个懒腰,站在小公园的入口活动脚腕。

从这里慢跑到操场,是足够的热身量。

向前弯下腰,指尖离鞋面还有些距离的时候,一架纸飞机落在勇利眼前的地面上。他顿了顿,捡起那个纸制品回头向上望去。

一个人正站在宿舍楼的窗前向勇利挥手,脸上的笑很温和。

是维克托。

向上面的人挥挥手,勇利转身准备开始慢跑,又被一架纸飞机拦住。洁白的纸飞机被他接住,隐约可以看见上面黑色的笔迹。

内心迟疑了下,回头看看那令人安心的笑颜,勇利打开了手里的纸飞机。

修长的手指搭在纸边摩挲了几下,勇利的视线久久地停留在清隽的字迹上。

宿舍楼上的维克托以为他看见自己的传信,会在下面等他,所以安心地换衣服去了。

勇利瞥一眼那个窗口,瞳孔微缩——维克托原来站的那个窗口处出现了一个明丽的女人身影。

心脏像是突然被攥紧,勇利狠狠痛了一下,转身按原定路线往操场跑去。少年一只手紧握,力气大到骨节发白,另一只手却仍然轻握着那两个纸飞机。

勇利这才想起,维克托的住处根本就不在学生宿舍。

恐怖的念头瞬间就挤占了勇利脑海中所有的空余,像无数只秃鹫盘旋在黑暗的上空,眼神阴霾地盯视着下方绝望的旅人。

一口气跑到操场,勇利弯下身微微喘气,想着速度比预定中快了一些。

“勇利!”维克托刚出门就看见少年浅色的衣角消失在小径尽头,慌忙追上去,“不是说等等我吗?”

“啊,抱歉……”看见气息平稳的哨兵,勇利微微偏过了头,然后一言不发。

见勇利一副难得的样子,维克托只得叹口气,跟上他跑步的节奏不远不近地吊在一边并不停碎碎地抱怨。

“勇利今天是怎么了?对我这么冷漠?”

“昨天的夜宵好吃吗?他家味道一直不错!”

“啊对了,我昨天回去晚了结果宿舍关门。下次再拖到这么晚的话,勇利一定要收留我哦。”

“……宿舍关门?”勇利忽然停下脚步,回头望向旁边的哨兵。维克托愣怔一下,尔后勾出一个戏谑的笑容凑近了他。

“怎么,勇利是看到了什么吗~”

“……!”勇利一惊,慌忙撇过头躲避维克托探究的视线。

后者也不追根究底,只是兀自笑着解释道:“我昨晚找了克里斯看能不能开个后门,可惜那家伙真是太没用了~”

听他似乎是要说出具体情况,勇利彻底停下脚步,认真地注视着维克托等待他的下文。

那边的少年停下来仔细听他说话了,维克托反而住了嘴,浅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勇利。一副要看出朵花来的架势,对少年问询的视线视而不见。

“怎么停下来了?”维克托微微倾身向前垂下眼将视线落在少年身上,装傻地明知故问。

勇利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忘记回答,也忘记摆脱两人现在目光对接的状态。

“呵呵~这么看着我啊,勇利……”又几不可查地靠近一些,维克托把自己的气息拉得纤长,飘飘地洒在勇利身侧。

“好看么?”

“!”


评论(4)
热度(44)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