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4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那个回头然后被捉住的场景前天晚上就脑内了一百遍啊一百遍XD结果亲戚家突然来了个表弟表妹,昨天下午虎视眈眈盯了我一下午害得我码不起来QWQ今天还和我抢电脑!真·拼死更新orz)

——————————————————————————————

14.数不清的擦肩而过

四周已经完全被黑暗笼罩了,勇利走在树木茂密的小公园里,不知道怎么会拖延到这么晚。

明明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他若有点自知之明,就应该知道维克托不会再出现了。

至少今天不会。

要走就走好了,磨蹭耽误几分钟,难道还能看见维克托来找自己的样子吗?

他连自己女朋友都没找过啊,更不用说一个小小的向导。

维克托很忙碌,所以难得有时间,休息一下总是比陪自己闲逛要好吧。

勇利扯扯衣角,那里已经被他攥出皱痕。

其实他也不想这么闲,所以一直在用各种学习塞满自己的生活。他害怕正视那种除了安排好的程序就只剩下维克托的生活,好像失去了维克托就彻底失去了存活的意义一般。可他明明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勇利从没想过要靠依附谁而求取生存。

向导和哨兵应该是一样的。勇利讨厌家乡那些曾经被他的精神力吸引而来的哨兵,他们的嘴脸简直和垂涎一块肥美的肉的狼狗没有什么不同。

是让勇利极其厌恶的。

他渴望自由和平等,才追寻到这座城市。大城市里的教学,不再是仅仅为了培育一个对哨兵百依百顺的向导。然而从某个方面依然无法忽视哨兵和向导的差距。噪音可以用特殊装置来克服,向导的身体素质却不是能通过科技提高的。

但那种对力量的渴望依然没有减弱半分。在和维克托相识后,勇利更加希望可以同他并肩。在维克托忙碌的时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工作,而不是在外面毫无用处地等待一个无期的到来。

勇利清楚他渴望的,是足以与维克托相配,生长着将要盛开的花儿可以证明。

与那个人并肩,而不是只能等待,像过去默默仰望时在校园各处与他一次次擦肩而过。

夜晚的路上很静,只有天气渐热躁起的虫鸣声,愈发衬得后面的脚步声清晰起来。那声音是毫不掩盖的急促,并且逐渐逼近。

勇利相信校内的治安,但是心里的慌张怎么也按不下去。

或许那只是一个路过有急事的学生,他突然回头只会得到奇怪的注视吧。

然而胸腔里那颗心脏跳得失了规律,让勇利不知如何是好。

为什么要这般慌乱?拼命忍住回头的冲动,勇利手心紧攥,堪堪扯平的衣角又被揉得皱起。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是保有恐惧感,而周围又一片阴暗,勇利对自己身体里那个跳动的器官的不听话很是无奈。

脚步声已经近了,像是将要从勇利身边而过。

勇利忍了又忍,终于那种本能在莫名的预感的发酵下膨胀起来,突破了他的防线。

几乎是在他转头的同一时刻,手腕被一只指尖微凉的手握住,以致两双眼睛对在了一起。

可以从少年惊得紧缩的瞳孔里看见,透过黑暗的浓雾清楚描摹出的来人的模样。

被对方手心的温度灼到,勇利不由瑟缩了一下,被更紧密地握住。从刚才开始跳动突然狂野起来的心脏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他局促地撇过头躲避维克托犹如实质的视线,感觉脸上的温度在一节节地向上攀升。

好近……

勇利抿住唇,视线垂落在漏过枝叶空隙照在地上的一小簇月光中。

这个距离,他都能感受到维克托稍显急促的呼吸。

勇利没有想过是维克托,这似乎成了一个最不可思议的结果,远超他的预料。

维克托心里本来是很生气的,他处理完那堆工作匆忙跑回来找勇利,却连个人影都没见着。还被克里斯狠狠嘲笑了一通,说那个小家伙早就走了。

早就走了?

他不相信,把学校里勇利可能去的地方都翻了一遍也不见人影,怒气值简直就要爆炸了。

有一种高估了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地位的惊慌感。

看见勇利的眼睛的那一瞬间,维克托心里不管是气愤还是恐慌的情绪全都没有了,他甚至不想提起下午两人漫长的等待和寻找。

仔细端详了一会少年水润的眸子,维克托上前一步拉着勇利并肩向前走,问:“勇利你吃晚饭了吗?”

后者愣了一下,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小声回道:“还没……”

“那我们一起去吃个夜宵好了~怎么样?”

“嗯!”


评论(2)
热度(49)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