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3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最后意识流走一波,卡了一天总算憋出点东西,谁都不知道脑洞它什么时候会出现XD)

——————————————————————————————

13.教员室外的等待

维克托叫我来干什么?勇利探头向教员室的窗口望进去却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站好有些无聊地撸猫。

自从几天前和维克托吃过饭后,他的病又减轻了。连着一段时间——几乎有一天那么长,勇利都没有感到丝毫不适,后来随着时间推移才开始再次缓慢地加重。

勇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简直比病情一直恶化下去还要让他不安。反反复复的不稳定波动,让他不知怎么办才好。

没有疼痛带来的真实感,就像脚下是无尽的深渊一般。山谷狭长而幽邃,谁都预料不到将落在何处。

或者不过是坠入另一片无人的虚空。

门轻响了一下,维克托刚露出半个身子准备和勇利打招呼,便又被里面的老师叫了进去。

“还真是辛苦呐,维克托……”勇利放下猫,看自己的精神系原地绕了几圈不耐地走掉,喃喃自语。

“咦?勇利?”克里斯抱着一摞资料走近,“哈哈~是在等维克托吗?”

“啊,嗯……”勇利立即站起身来,面对克里斯这样和维克托一样总是时刻散发着魅力的人相处他还是不很习惯,于是不由自主地就变得有些局促。

“你别等他了,估计要很长时间的。”进门前克里斯突然回头冲他眨了下眼,“维克托这个家伙一向这么忙。”

是……吗?勇利回想几天前似乎到处都能看见维克托的样子,迷茫了一瞬。

不过,维克托还真是很厉害啊。

学校里基本上都是很规律的生活,绝大多数人想要找些事做拉近关系也不会有老师拜托他们。基本上,能力越强的学生生活越繁忙,以维克托首席哨兵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就算是因为各种事情耽误上几个小时也都属于正常范畴。

勇利恍惚记起,维克托传闻谈过的几任女友多是因为这个而和他分手的。

毕竟约会迟到几小时或者干脆放鸽子的行为,无论男女对此的容忍度都不高。也只有克里斯那样随性的人能忍受维克托,就像他刚刚说的一样,人没到克里斯就会直接走掉。

勇利还曾碰见过维克托的女友关于迟到放鸽子的事情和他吵架。

女方显然很生气的样子,而维克托还是那样的,虽然也有道歉,但不知怎么就是给人一种他很不耐烦的感觉。

于是勇利就眼睁睁看着维克托的女友被他气到哭着要求分手,后者答应地更加干脆。

以往听说维克托又和谁谈了时勇利心里总是有一丝他忽视不了的难受感,目睹了那一幕之后,那种难受转变成了一种奇异的同情。

勇利越是逐渐了解维克托,越是对传说中的首席哨兵的糟糕性格感到无奈。

从某个方面来说,维克托有时真的是很恶劣,并且没有人能管得住他。就像一只调皮的云雀,偶尔会以逗弄别人为乐。

只要那个能捉住它的猎人没出现,其他人就拿它毫无办法。

勇利被自己的比喻逗乐,望着天边的云彩笑了。

活动了一下站得有点僵硬的双腿,勇利再次看了眼教员室紧闭的房门。

日光一点点被遮蔽住,天色已经不早,再晚天空就要被晚霞彻底覆盖了。

还是走吧,学校的各个办公室之间是连通的,维克托估计已经不在教员室里了。

可是维克托要是来找他怎么办?勇利脚步微顿,犹豫片刻还是往宿舍走了。

继续想下去,恐怕他都能听见那些花熙熙攘攘盛开的声音了。

以鲜血和思慕为养料,这种繁密的盛开对勇利来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灾难了。


评论(2)
热度(48)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