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2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

12.食堂里的碗筷

“那个……胜生同学!”

维克托正要走下最后一节楼梯,转角间看见楼下站着一个学妹,双手紧张地缠在一起捏着裙角。那种忐忑着的感觉真是丝毫无法掩藏住啊……

胜生……

维克托正要勾起的嘴角僵住。瞳孔突然紧缩了一瞬,下楼的脚步停下,转为向外轻挪一步。

于是少年清隽的身影便进入了视野里。

黑发被西斜的日色镀上一层慵懒的光芒,勇利纯澈的眼睛此时也看向了喊住自己的女生。

“什么事?”勇利停下脚步,周身那种维克托十分喜欢的温和气息安抚了情绪紧张的女孩。她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言语。

“我可以邀请胜生同学去吃晚饭吗?你上次帮了我,我真的……真的十分感谢你!”

弯腰看着地上的阴影,少女努力忍住落荒而逃的冲动等待对方的回答。

却很久没有答复。

“耽误你的时间了,对不起。不过我只是来感谢胜生同学的……”用了很大力气才憋回泪水整理出笑脸,少女看着面前突然多出来的人,红晕迅速爬满脸颊,转身跑掉了。

“维克托?”同样惊诧于出现的人,勇利眼角迅速扫过被握住的手腕,又假装没在意地停在后者的脸上。

不动声色地放开手,维克托绕了绕垂落下的一缕长发笑道:“我只是看见勇利想来打个招呼呢~好像打扰到你们了?真是抱歉呐。勇利刚刚在做什么?那个可爱的小学妹怎么了?”

“没什么。”烦躁地抓抓头发,勇利本能地对维克托的形容有些抵触,“只是害羞跑了吧……维克托,你吓到人家了。”

“害羞?”维克托咬着这个词在舌尖转了一圈,贴近少年,“是像勇利上次一样吗~”

反应过来维克托的所指,勇利推了下镜框瞪大眼睛反驳:“不是的!”

“噗~我知道了,不是。”维克托顺手环住少年的肩揽着他前行,“那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好了,还是食堂?”

“嗯。”勇利只受得了食堂里的气氛。如果和维克托单独相处,疼得难以下咽,他恐怕就没法好好吃饭了。

两份炸猪排盖饭摆在桌上,勇利看着它,有种不真实感。

学校食堂的碗筷没什么特别,只是十分巧地与勇利家的餐具很像。

这样看着,就好像和维克托在自己家里吃饭一样。

以后,会邀请维克托去家里做客吗?勇利垂下眼,默默扒了口饭。

以什么名义?维克托为什么要答应他呢?用什么理由来使维克托感兴趣呢?

在……什么时候呢?

他和维克托,根本就没有亲密到可以去对方家里做客的程度吧。

况且以他的情况,很可能等不到那一天。

贸然开口会被讨厌的吧。

可是,他真的非常希望,维克托手里的不是食堂的碗筷,而是家里的。

那种形状虽然一样,但却是完全不同于冰冷的金属的木制碗筷。

维克托撑着头看勇利神游,试图把少年的注意力叫回来。

他夹着一块猪排对着勇利说:“啊~”

勇利迷糊着听话地咬了一口,又慢吞吞地继续扒碗里的饭。

看看筷子上的炸猪排,再看看眼神迷茫的勇利,维克托叹口气吃掉了剩下的半块。

把餐具送回了柜台,勇利和维克托下楼时问了一句:“啊,维克托。炸猪排盖饭好吃吗?”

维克托歪着头,长长的银发顺势垂落了一些在肩上,食指点点嘴唇,想到了什么后意味深长地笑道:“很好吃呢,特别是炸猪排~”

“是吗?那就好,哈哈。”勇利没看出来他的眼神,“我最喜欢吃炸猪排盖饭了,如果维克托也喜欢的话就最好了。”


评论(2)
热度(46)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