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1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终于复活了。。。。顺便给10捉了个虫)

——————————————————————————————

11.只有一个人在练习的双杠

清晨很早起来,勇利按照和维克托一起制定好的训练计划站在了双杠前。

这是以后每日的训练,特训班不仅重视理论,体能和实践也属于需要测试的项目。因为崇拜维克托的缘故,勇利从小就没有拉下过锻炼,哪怕得知自己是向导也没有荒废。

花滑需要相当的体力,维克托知道这一点,也知道勇利在冰面上良好的表现,所以他们的训练重点在体能的提升上。

相当于普通训练的加强版。

勇利还记得他和维克托滑了几圈下来后,趴在同一张桌子上修改统一训练建议的样子。

头顶上的灯光打下来,四周明亮到他都能清晰地看见维克托身上的汗珠闪着剔透的光泽,从脖颈一直没入衣服中。

开了几颗扣子的衬衫衣领微张,露出一部分锁骨,被光投射下一片阴影,衬得皮肤更加白皙。

维克托先让他根据自己的情况做了初改,然后才进行了细化和修订。

两个人的笔迹出现在同一张纸上,截然不同却又丝毫不显得突兀。

那张纸现在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维克托问过勇利一次,后者只是支吾着说自己记住了。

双手撑在横杠上,勇利垂眸,双臂弯曲开始做晨练的热身。

曲臂摆动,是很简单容易入门的玩法。他虽然第一次做这个,但是维克托曾在他面前演示过。那流畅而美观的动作,也被勇利深深刻在脑海里。

想着维克托的身体是怎样摆动,每一个幅度和借惯性的使力,勇利渐渐伸直双臂,双腿摆到前方最高点后又自然回摆。

这样的想象,让勇利产生了一种近乎真实的错觉。

好像不是他一个人在练习,维克托也正站在他旁边,含笑看他的动作。有时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维克托在旁边的双杠上做着和自己一样的动作,温和地回应他的注视。

看过来的眼睛里仿佛有万千星光。

似乎是为了反抗他过于投入的幻想,身体的疼痛拉回了飘离的灵魂。

勇利停下,忍着痛苦蹲下身子。

是他过于得意忘形了吗,因维克托的主动靠近而喜悦到忘记根本。

他现在的状态,是不能让时间在无所谓的妄想中消磨掉的。

除了让自己更加痛苦,它什么也无法给予。

将苦笑的嘴角抹平,勇利自娱自乐般地用手拉出一个应该是微笑的弧度。

不用照镜子都知道,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丑。

扭曲的笑容,夹在绝望和希望间的缝隙里,想要求生又被不知所措的恐惧紧紧攥住。

逃脱不能,只好无力地挣扎几下,权当最后的努力。

然后……

在照不进一丝微光的黑暗深渊里从此沉沦直到尽头吗?

那一向不是他的作风啊。

勇利整理好杂乱的心绪,表情平静地做完剩下的热身,扎紧鞋带开始跑步。

他是会自暴自弃没错,也会偶尔突然崩溃。

但是短暂的一瞬就够了,胜生勇利不需要更多的颓唐。

某栋楼后面的维克托迟疑地看着少年很快恢复正常,平稳跑下两圈才静静离开。


评论(2)
热度(38)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