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10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家里来人了估计要躺尸一段时间,虽然最近也挺咸鱼的XD大概几天后诈尸)

(pps:终于十了,也算是三分之一,胜利在望啊啊啊orz)

——————————————————————————————

10.人群拥挤的楼梯

“勇利,等下有事吗?”

“没事。”勇利递过询问的眼神。

“那勇利和我一起去滑冰场吧?”

“维克托早上不是说要和克里斯……”转头看本应该有人的位置,勇利盯着空荡荡的座位愣了半晌。

“克里斯说他有事等会会到的。”维克托一托勇利停住的手,帮他把东西放进了包里,“那就和我一起去吧勇利?你知道,我一个人会很无聊的。”

“那……好吧。”勇利犹豫了一下,担心维克托被拒绝又生气,最终还是叹气答应了。

“那我们就先去吃饭好了~”维克托绽出笑颜,“我知道食堂里其实还是有几道不错的菜哦。”

前两天有所好转的病情最近又加重了,勇利很想避过所有人,更怕维克托发现。

这样的病,这样对他抱有妄想的自己。

会被讨厌的吧,维克托看上去总是那样的美好,浅色的眸子带着冰雪晶亮的颜色。

仿佛看透一切。

一路上勇利都心不在焉地被维克托拉扯着前进,也没注意到路人看两人亲密挽在一起的样子时投过来惊讶的视线。

维克托像是并不在意他的走神,只是将人牢牢的拉住。两只手在勇利没有关注到的角落轻轻相扣,维克托看着神游的少年嘴角露出一丝笑。

手感意外不错。

走到食堂楼梯上时,由于实在过于拥挤,担心勇利摔倒,维克托只好松开他的手将少年的神志唤回。

勇利回过神,就看见前方的维克托转头向他伸手并露出的笑容。看着那只修长的手,勇利被名为犹豫的情绪禁锢住了一瞬。

也就是这一瞬,蓦然增多的人群把两人的距离拉开。在勇利视线里那名哨兵的身影被人流冲刷着离他越来越远,变得模糊。

勇利很害怕想象中的事情发生,害怕好不容易来到身边的维克托再一次离他而去。

永远不会再回来。

或许在某个时刻,曾经深深铭刻在脑海里的身影就模糊了,再看不清。

一如此时。

时间和现世的阻隔就像一条横亘在自己和维克托面前的无法跨越的河流。勇利十分清楚,那是仅靠自己的意志绝对无法跨越的障碍。

被人群推挤着不自主地向上,机械抬腿再落下,攀上一级级阶梯。

最后一步时,不知道是不是学生们终于看见上面的维克托,激动之下速度突然加快,使勇利猝不及防险些摔在别人脚下。

好在一只手及时扶住了他,勇利一抬头就撞进了那双蓝色眼眸的深处。

但是,如果维克托对他伸出手,哪怕只是轻轻的拉住深陷泥淖的他。

维克托是勇利世界里可以照亮无论多浓重的黑暗的阳光,他可以为了那一瞬的眷顾和停留拼上所有。

那似乎是比性命还重要千百倍的东西。

如果是维克托的话……

那必然是值得的。

“勇利,怎么了勇利?”维克托紧紧捏着少年的手腕,看着那双微深的眼恢复神彩后才松了口气,“好好的,今天怎么就这么不专心呢?在想什么?”

勇利感到身上的不适,沉稳地从维克托手里将手抽出,掩着嘴干咳了几下。为了不然维克托看出异样,他努力压抑住难受的感觉,用笑容安抚对方:“没想什么啦维克托,完全不用担心我。”

“勇利的样子怎么会是没有事呢?到底怎么了?”

“啊……”勇利眨眨眼寻找借口,“就是,嗯,一天没看见我的精神系了,有点不安。”

“……”维克托抿唇,眼眸低垂了一下复又拉着勇利向前走,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耽误的时间太久了,先去吃饭吧。”

勇利看着他的背影深深道:“好。”


评论(1)
热度(45)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