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08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刚感觉自己爆了字数想着要快点写完,就发现字数又变得和以前差不多了XD!!!Σ(゚ペ))

——————————————————————————————

8.被随意撕下的纸张

周末的第二天,是特训正式开始的日子。往后的每个周末都要消磨在这里了。

勇利放下包,坐在椅子上看蹲在桌子上的黑猫舔爪子。

他是最早到的一个,这基本上是勇利的习惯。每天早早醒来,去冰场练习或者在宿舍楼旁的小公园散步。

自从最近在俱乐部里两次遇见维克托,勇利觉得,维克托似乎也是有这种习惯的。

勇利喜欢在无人的冰场上自己练习,听空旷的空间里回响着的音乐,没有他人的打扰和吵杂,自己感受早晨的初阳照在身上暖暖的感觉。

维克托是不是也这样觉得,所以他每次看到维克托都是很早避开所有人去练习?

缓缓滑下趴在桌子上,勇利看着长桌的另一端。那里是他的特训教练维克托的位置。

现在他有点不能够确定自己这么早来,是不是还能用习惯来自欺欺人。

其实只是想要早点看见那个人吧。短暂的相处时间,哪怕多出几秒都是好的。

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滋长了少年的睡意。勇利趴在桌子上想着维克托的事,很快呼吸就变得绵长起来。

“维克托,你来这么早做什么?还偏要拽上我……唔!”克里斯一时不查撞上前面的维克托,就看到某人杵在门口,手还搭在门把上。

维克托被他一撞立刻回神,回头向克里斯笑着说:“你不是说下午要我陪你去练习跳跃吗?”

“……”克里斯一愣,余光看见窗边的少年睡眼惺忪地向这边看来,“啊~是啊,不过反正你上午闲着也没事,不就叫你出来晨练了嘛。”

两人身后的黑豹默默看着他们,正有点无趣地转身准备离开,却瞥到顺着墙角懒散地往门边溜的黑猫,尾巴一卷便把小家伙提到了自己跟前。

黑猫身体突然悬空也不惊,只是睁着一双绿色的竖瞳看它,尾巴垂落拍打地面。

「教室里不准许哨兵的精神系进入。」

「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你这种大型动物。」

一被放下,黑猫抬爪要走。大型动物等它走远一些,立刻尾巴一甩把猫儿圈回身边。

反复几次,黑豹看着炸毛的小猫心情愉悦地晃着尾巴。

「今天下午的课会早结束,维克托大概要邀请那个小鬼一起去冰场练习。我们先去那边。」

「你真是麻烦。」

“啊……维克托?你们来的好早。”勇利以为是幻觉,揉揉眼睛哨兵还在原地。

维克托将他的样子全都纳入眼底,动作流畅地做到桌子前拿出包里的各种东西,对着少年笑得很灿烂:“有吗?勇利才是真的很早呢。”

“呃,我习惯了。”勇利悄悄将压皱的衣服展平,“维克托这是,要记笔记吗?”

“嗯。”维克托晃晃手里的笔,在本子雪白的纸上点了点,“这次特训,我们也是要写报告上交的。”

“……”自己的学生根本没来就被维克托拽来的克里斯瞟一眼桌上的速写笔,眼角微抽,扶额不想看前面的两个人。

不久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地来齐了,集训的课程对于勇利和维克托来说都是很熟悉的东西。

维克托在下面百聊无赖地四处张望,注意到身边的勇利仍然在不时记着笔记。

一张纸条出现在面前,勇利看清上面的内容后,唇边溢出一丝笑容。

歪头轻笑,维克托接过递回来的纸条后,开始和勇利传纸条来打发时间。

可惜有几张因为勇利太认真记笔记而被忽略。维克托叹口气,心里浮出些许惋惜的情绪。

和昨天一样,维克托又是在老师走出教室的一瞬间消失不见。勇利整理着桌子,发现了一叠被随意撕下的纸张。

想起维克托在课堂上传纸条的意外孩子气的行为,勇利心里微暖,觉得与首席哨兵的距离也并不是那么的难以逾越。

一张张浏览时,视线突然被一张纸黏住,久久无法移开。勇利快速扫视了一遍,调出了几张自己的速写。

和本子上的笔触一模一样,画了少年的睡颜和笑脸。

认真记笔记的模样都是恬淡得让人喜爱。

原来维克托无聊的时候有在看我……

这个认知勾起了勇利嗓子的不适,咳嗽声合着鲜艳的花瓣从指缝间一起漏出,四下飘散。

原来真的是要尝试的,不能懦弱。

这种感觉,就算被病痛折磨得更加厉害,也比一个人偷偷想念着死去要好得多。

果然,他还是放不下维克托的啊。

评论(3)
热度(51)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