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07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拼死更新XD神助攻终于出场了。。。。小天使家的喵默默舔毛深藏功与名。)

——————————————————————————————

7.未署名的作业本

勇利坐在空旷的教室里看着人渐渐变多,甚至连怂恿过他报名还一向赖床的披集都到场了,也没有看见维克托。

披集手机刷完,见老师还没有到场,于是开始不停向勇利搭话。

“勇利,老师怎么还不来?”

“听说这次是一对一教学的。”

“咦咦?是吗,勇利怎么知道的?”披集惊奇于勇利难得的消息灵通。

“啊……”勇利一愣,避开他的视线向楼下望去,却在下面看见一排人。

这是在干什么?

很快,勇利就在整整齐齐的队列里看见了其中十分显眼的维克托。哨兵敏锐地发现了他的注视,抬头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因为好友突然失声,披集也跟着探头向下望。

被维克托看见了——

勇利慌忙坐好,瞥见老师夹着文件夹走进来,扯扯披集示意他坐下。

“废话等下再说,现在根据我报到名字的顺序自己下楼依次站好,找到自己对应的教官。”

教室里响起一阵短暂的喧哗,很快又归于平静。

讲台上的老师推了推眼镜,扫视一眼下方,开始依次报出每一个名字。

期间勇利无数次想要探头向下面望望情况,但是看着老师严厉的脸,只好忍住。

“胜生勇利。”

勇利抱着黑猫站起来,低头匆匆走出门。三楼的楼梯几乎要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勇利自己也说不清是种什么心情。

想要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在这几十分之一的概率里,到底希不希望是维克托?

勇利走出大门的那一刻,看着站在阳光下笑着转头向他的维克托,在心里轻轻喟叹一声。

说不希望也只是骗骗自己吧。

明明就,一直都在,期待和他的见面啊。不论多少次,都一直在希望——

再多一次就好,还想看见他的眉眼,听见他的声音,感受他的目光。

或者哪怕只是一旁的观望。

“又见面了。”维克托笑着向他伸出手,“我是你的特训教练维克托。”

“……嗯!”勇利抬起头第一次在维克托面前露出笑容,“我是胜生勇利。”

维克托瞳孔微缩,看着阳光下的少年,第一次发现他的光芒的明亮。

耀眼却温和。

“为什么还要回来啊?”前桌的披集小小打了个哈欠,悄声抱怨。

台上的教员一脸不耐地读着稿子,台下的人也都散漫地听他语速飞快地读那些场面话。

教练和学生两两坐一桌,都在趁此机会相互熟悉。

维克托听得昏昏欲睡,撑着脑袋也忍不住一点一点的。

勇利看他犯困轻笑,猝不及防对上维克托浅色的眸子,愣怔几秒有些尴尬地撇开头。

维克托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随手拿过勇利桌上新发的练习本和笔。

并没有注意到他在干什么的勇利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一时就入了神,思维渐渐发散出去,和着淡淡的云随风飘向远方。

等被黑猫的叫声惊醒,勇利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已经下课了。旁边的维克托早已不知去向,只有桌子上一本未署名的作业本和散乱的几只笔。

勇利一边有些好笑地想着维克托不会在我的本子上乱涂乱画了吧一边站起来收拾东西回宿舍。

周末的第一天下午不用集训,可以趁这段时间去滑冰场。

傍晚勇利从浴室里走出来,擦着短发上的水走到桌前,整理被猫弄乱的包。

瞥见之前的作业本,勇利随意翻了翻,视线蓦然定格在最后一页。

阳光照在少年安静的侧脸上,窗外是飘浮的云,整个画面静谧得不可思议。

勇利看了一眼懒洋洋钻在枕边被子里的猫儿,抿紧唇合上本子,打开书桌的某层抽屉,将它放在一个小盒子下面。


评论
热度(41)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