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食维勇忘羡,不明杂食生物ヾ(o◕∀◕)ノヾ文渣一只,不需要大师球就可以捕捉的不明生物(雾)

【维勇】白色玫瑰05

校园痴汉暗恋三十题+花吐症梗+哨向设定

勇利:万千首席哨兵仰慕者中的一员,意料之外地与憧憬的对象接触后诱发了某种可怕的病XD实际上是维克托的向导,精神高度契合。

维克托:塔的首席哨兵。

设定是两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在维克托少年(18岁)时相遇。

(ps:一学期没见到男神和他夫人,写的时候感觉ooc到上天……然而捉虫的时候才发现不看名字都可以当原耽来看了吧摔XD)

(pps:好在是复活了,啊不过第一篇复活的应该是天堂鸟)

——————————————————————————————

5.大了一号的校服 

完成报名的一系列繁琐手续和各种测试后,天边已经透出一丝蒙蒙的亮光。勇利回头看了一眼大门旁边的公告又垂下眼眸,看着地上被拉的长长的影子,摸了摸怀里黑猫的头。

自己的意志果然还是这么不坚定啊。

昏昏然上完一天的课,临下课时却下起了暴雨。勇利准备冲回宿舍的脚步被突如其来的雨势挡住,愣愣地站在屋檐下看着直直冲刷下的水柱和雨幕中一把把撑起的伞。

恍惚中似乎看见远处走来一抹白色的身影,长长的银发即使被仔细束起也依然沾染上了氤氲的水汽,显得有些湿润而温驯。校服外套微微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的白衬衣。这样的一个人,步伐轻缓悠闲,即使是在暴雨中也有一种闲庭信步的优雅感。

啊,是维克托吗……

真好啊,如果他能这样来接我,就算天上在下硫酸也没有关系吧。一定,一定会跑着扑进他怀里的吧……勇利放空的视线转了个方向,一边对着走近的人发呆一边迷蒙地想。

“勇利?”

熟悉的声音猝不及防在面前响起,勇利一愣,思绪立刻从遥远的天际拉了回来。

维克托举伞斜靠在他旁边的玻璃上,嘴角勾着细微的笑:“怎么,没有带伞就傻站在这里?”

“啊……啊?不是的,这种暴雨一般很快就停了,我等它停了再走。”勇利小幅度偏头避开维克托的视线,伸手把爬到肩上的黑猫拉回怀里,一下下轻轻抚摸着顺毛。

黑猫不甘不愿地来回甩动尾巴,一双竖瞳盯在维克托身上,散发着浓浓的不爽。

都是这家伙,害得勇利最近那么难受,它都要快被紧张的主人给撸秃了。

“我拿了东西刚好要去你宿舍那边办事情。”维克托说着上前一步,将勇利快偏了九十度的脑袋转回来,修长的手指勾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看着少年水润微张的双唇和呆愣的神色,维克托嘴角的弧度扩大了些,拇指缓缓摩挲过少年的唇瓣,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吧。”

勇利睁大了眼睛,直直望进维克托浅蓝的眼里。然后在大脑的神经重新连接上之后,猛地推开他冲进了雨里。

留下一人一猫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雨地里。

「看你干的好事,明天勇利该要生病了。」

维克托眨眨眼,然后食指点到唇上,忽地笑出了声。

黑猫看他这样,摇晃的尾巴都停了下来。如果表情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可以说是非常惊悚。

这个家伙,忘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吗!

向导的宿舍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但想要在这么大的雨里一口气跑回去还是很有难度的。而且不管因为什么理由,勇利都不想在明天请假,所以他进了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

将湿了大半的校服外套搭在桌边,勇利缩在柔软的沙发椅上小口呷着热咖啡。身上有点发冷,再这样待在外面肯定要生病,勇利抬头四处望了望,想找个人借到雨伞。

突然看见维克托时,勇利差点再次夺门而逃,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做在椅子上几乎要把脸埋进杯子里。

那人站到了他面前,轻轻笑了声,一件带着主人体温的外套就披在了勇利身上,大了一号的校服把他整个人裹住。勇利低着头呆愣了半晌,露出一双氤氲着湿气的焦糖色眸子看着维克托。

“谢谢。”迟疑了下,“你不冷吗?我是说,感冒了就不好了。”

“我可是不会在雨里面乱跑。”维克托冲他眨了下眼睛,坐下也点了杯咖啡,“那么,等会我送你回去吧。”

“……好。”


评论(6)
热度(53)

© 墨鸦 | Powered by LOFTER